→ 欧美av,一如既往。

夏日,雨落,蛙鸣

2019-07-21 . 阅读: 404 views

文/读博在四方

小区外水渠里的蛙声开始出现的早,四月底五月初的时候就偶尔能听到几声,音小声弱的情况好像还透着点欲说还休,不对,是欲鸣还羞。进入六月份后,青蛙们也不再羞涩、不再彷徨了,就着热气、雨水,也不知道哪一只具体藏在漂满绿色浮萍的河道何处,就那么呱呱地响成一片,还带着特有固定的节奏。不过在聆听的人耳朵里,终于有撇开交通工具轰鸣、广场歌舞喧闹以外的纯天然白噪声了。

不过这白噪声喜雨也怕雨,要是碰上下成势的连绵的雨,也会大概率偃旗息鼓,给雨声让出关键频道,因为雨声更是天然白噪声里的王者。某个时候很疑问,这些暮春到仲夏的青蛙是哪里来的?后来一分析,估计是去年留下过冬的那一批。到了时间,它们被地气温过劲来、又得到春雷呼唤、春水滋养,终于可以在水犹冷、春犹促的时节,可劲的抒发过去一冬的压抑和对春天的赞美。

这两天被暴雨预报诓骗了,就算是蓝色预警的昨天,也就象征性地来了几阵小雨。虽然是小雨,好处就是雨量也足够大到把热气给压了下去,一时停了,还不影响交通。走在路上,天地间的凉气,稍微还带点潮湿的凉气扑遍周身,真是难得体感舒服。今天早上起来赶班车,出门一看天空被云被遮挡着,温度一时还没有上来,庆幸晨风荡漾,凉爽感觉还能多享受一会。

走在路上,看捯饬空了的人行道和齐整划一的国槐树远远地延展出去,一种秩序和重复之美冲击着眼睛,这可是凉风习习之外的另外一种舒服。一旁的清洁师傅们,早已经开始挥舞着大扫帚,进行槐花的又一天清扫。昨天的花堆还没离去,今日的落花又是一地,唰唰唰的声音,一阵一阵地传过来。

等我目光所到处,突然看到一只蹦蹦跳跳的影子。嗯,那是一只小青蛙,好小好小的样子,火柴盒那么大?多年不见火柴盒,那就用牛奶小盒的六分之一那么大?它虽然很迷你,却是最为完备的形态,已经完全褪去尾巴,进入了变态发育的最后环节,所以弹跳起来很有力度,我连着蹲下三回都没有捕捉到它的静态,可能是被地表传来的扫地声惊扰到了。灰褐色的皮肤很容易让它在停下来不动的时候跟地面混在一起,若不是它不停地蹦跶,路人很难发现它的踪迹。

dav

这只小蛙,估计是人间四月天里鸣叫的去年青蛙们的后代吧。蝌蚪们都这么快变青蛙了?心里想。时间也过得太快了,都来不及想起孩子们已经放暑假了,顺道也醒悟过来本年度余额已经不足50%。时间的追赶,已把新一辈的青蛙们塑造出来,它们已经跃跃欲鸣于水的周边。这是我第一次在如此干燥的地方,看到路面上闲逛的小青蛙。不知道它从哪里来,也不知道它到哪里去,看蹦跳的方向是从国槐树池到路边渠沟。

我蹲下来拍完照片,就转身离去,现在也不像小时候还想助它一臂之力爬上马路牙子了。镜头里的小青蛙眼神里充满了戒备,小肚子吓得一鼓一鼓的,其实鼓也没用,暂时还是一只哑巴蛙。祝它顺利长大、有机会开心鸣叫这个夏天。

左岸记:夏夜的田野,月上柳梢,清逸飘渺。蛙鸣是夏日的足音,引来了无限的夏日遐思。生命另一形式的表现,即人与自然契合。蛙的生活是简单的,除了生存应没有纷繁尘世中的琐碎。在悠悠的岁月中,和着大地的脉搏,彻夜地歌唱,不知辛劳。

左岸

爱读书,爱生活!

发表评论



友情链接: 57rng.space    29df.space